(上接A6版)上海出發到沈陽的第一班列車G1232,8點10分高鐵準時出發,部分二等車廂上座率少於五成,一等車廂則是空的。
  8點35分,高鐵停靠蘇州,47歲的老邵背著一個巨型黑包上車,他的目的地是終點站沈陽,和他一起的還有親戚張旭。兩個人帶著大小六七個包,挪進8號車廂,塞滿車頂貨架,手邊還有3個塑料袋,裝滿了為旅途準備的食物。
  之所以叫他老邵,因為他有著與年齡不符的蒼老:額頭和眼尾周圍陷入深刻的皺紋,花白短髮在頭上炸開,一雙大手非常粗糙,手指裂著無數道口子,指甲里嵌著黑黑的油污。
  老邵說,高鐵票是老闆給買的,如果是自己肯定捨不得坐。
  老邵的家在沈陽鐵西區,2012年他跟隨親戚南下到蘇州打工,在工地他負責強弱電管線敷設,今年工程結束早提前回家,年過完再出門打工。
  “過好年不去蘇州了,換個地兒,哪兒掙錢去哪兒。”老趙說,在蘇州工地包吃住,每月平均四五千元,多的能掙上六千元,用他的話說,收入挺湊合事兒。在老家,他已經給兒子買好了兩居室婚房,兒子大學畢業後找的工作很好,基本不需要他操心。
  “我負擔輕,沒壓力。”老邵說,他現在出門打工是給未來的孫子掙些奶粉錢。
  相比老邵,張旭的壓力才開始,今年回家,張旭給3歲的兒子買了輛120元的遙控裝甲車。
  “一年也就年底能見著,這趟回去,他(兒子)鐵定又跟我不熱絡了。”張旭說,他出門在外,小孩和雙方老人都是妻子一個人照顧,他得多賺錢,年後兒子開始讀幼兒園了。
  盒飯45元乘客紛紛喊貴
  中午11點左右,列車停靠徐州,從這站開始乘客明顯增多,二等座滿座,連一等座、商務座的上座率也有三成左右。
  7歲的笑笑和姑父從蘇州上車,只買到一等座,因為笑笑的父母到年初一才放假,於是,笑笑由姑父帶著先行回沈陽姥姥家過年。
  笑笑的父母給她準備了一大包零食,但到中午時分,已經吃了水果和杯面後,笑笑還是纏著姑父帶她去餐車。
  “我喜歡吃罐頭,還要吃飯……”看著餐車櫃臺內五顏六色的食品,笑笑眨巴著眼睛朝姑父撒著嬌。
  11點30分,餐車裡還有一半的座位空著,姑父楊先生點了兩份盒飯加一杯黃桃果凍,掏出100元給列車員後,只找回1元錢,標價顯示盒飯45元/份,黃桃9元/杯。
  “價格不便宜。”楊先生坐定後開始吃飯,可剛剛還在喊餓的笑笑扒了兩口飯就改吃黃桃,但黃桃吃了兩口也放在一邊。
  “別浪費。”楊先生吃完自己那份盒飯後,把笑笑那份和剩下的果凍全吃了。
  不僅是楊先生,坐在二等座的務工者趙立民也覺得盒飯太貴。因為親戚病逝,他急著趕回鐵嶺才買了高鐵票。忘記買吃的帶上車,他原打算撐到家再吃,可是到了下午2點實在忍不住買了一份盒飯。
  “太貴了,車票就花了600多元。”趙立民說,他在天津的工地上做混凝土,以往回家都選200多元的普快,買些方便面和麵包,在車上睡上一覺也到家了,這次回家路上花的時間是縮短了一大半,如果票價和飯菜能便宜些就會更好。
  緊鄰的老邵和張旭也開始吃自帶的午飯,午飯是2盒泡麵、4塊麵包和3罐啤酒,總價為30多元,加起來還不到一份盒飯的價格。
  “站票要是打折就好了”
  在T72次車廂里,王緒光和李永剛打開自帶的泡麵加水,車上賣6元錢一盒,對他們來講還是偏貴。
  李永剛比王緒光小3歲,卻比他外出打工的時間長。他們倆是鄰居,老家在黑龍江省七台河市勃利縣——距離省會哈爾濱350公里的地方,到達哈爾濱後,他們還要再坐5小時的大巴或者10個小時的火車才能回家。
  李永剛與王緒光產生了分歧,前者決定坐大巴回去,因為時間快;後者則偏好坐火車回去,雖然歸心似箭,但火車票五六十元的價格只有大巴票價的一半。最終,不忍心老鄰居一個人走,王緒光決定還是坐大巴。
  “即使這個車再多兩個小時也沒問題,時間不是問題,只要價格能便宜一點。”王緒光說,以前的K56次列車硬座票是276元,價格七八年都沒有變過,現在升級到T72次,硬座票是273.5元,反而降價了一些。“速度提升了,價格下降了,這點還是挺好的。”
  王緒光也知道新開通的高鐵速度更快,但898元的二等座票價對他而言是天價,“如果不超過500元的話我會考慮,而且高鐵到哈爾濱的時間是晚上10點44分,只能打車了。T72到哈爾濱是下午2點15分,想怎麼回去都行啊。”
  早報記者查詢後得知,從上海始發到沈陽,有10趟車次可選擇,5列高鐵、1列特快和4列普快。
  這三種車型,價格和車速、舒適程度成正比。高鐵的時間優勢明顯,全程9-10小時;其次是特快,需時近20小時;普快全程都超過24小時,最長甚至達31小時。價格方面,普快硬座224元/人;速度最快的高鐵,二等座732元/人,商務座高達2291.5元/人,直接貴過飛機票。
  “高鐵票太貴,不適合我們出來務工的人,如果能買到特快列車的卧鋪票那是最好了,硬座票也可以,實在不行也只能站著回去。”王緒光說,“但我覺得不公平的是,同樣的價錢,為什麼他(坐票)能坐著回去,我就只能站著?要是站票能打折就好了。”
  對此,中國鐵路總公司副總經理胡亞東日前表示,鐵路是大眾化的交通工具,目前鐵路客運的基準票價率和客運票價的相關政策,仍然實行的是政府定價、政府管理的制度。鐵路部門發售無座車票,也是讓更多旅客能夠回家採取的一種方式,旅客可以自願選擇購買,而且列車上的座位也是流動的,旅客在一個站下車,站著的旅客可以就座。而且,不管是有座還是無座,鐵路部門付出的運力成本是一樣的。
  胡亞東表示,鐵路客票站票的形成是一個長時間的歷史過程。現在在很多城市的基礎交通設施也沒有區分站坐票的制度,如果考慮實施的話,技術上的操作難題也比較大。因此,目前還沒有考慮無座票票價的改動。
  坐高鐵孩子不容易哭鬧
  高鐵的便捷,遠途返鄉的旅客體會明顯,尤其是帶著孩子回家的人群。
  在G1232列車,每節車廂里都有孩子,最小的只有7個月。家長們普遍認為,乘坐高鐵無需在列車上過夜,對於孩子來說是最容易接受的旅行方式。
  28歲的朱文凱從濟南上車,懷裡抱著13個月大的兒子,帶著妻子一起回沈陽過年。
  “孩子出生後姥姥姥爺還沒見過,老人都念叨一年了。”朱文凱說這是他第一次坐高鐵,還是朋友推薦的,“速度太快了,以前回沈陽最快也得隔天,現在當天到家,老人在電話里說等著抱外孫呢。”
  速度體現優勢,相對普快,高鐵車廂的整潔環境也讓乘客覺得很舒服,過道沒有擺放行李,行李區沒有站滿乘客,列車在行駛過程中也很平穩。
  入座後沒多久,朱文凱就抱起兒子在通道和行李區來回散步,剛學走路的兒子一隻手牽著爸爸,走得十分穩當。
  “坐高鐵就是因為快,小孩長時間悶在車裡會哭鬧。”正說著,兒子又拉扯著朱文凱繼續散步,怕熱的他額頭已經滲出了汗,他說平時因為工作忙,又經常出差,現在正好“拉攏”兒子,正幸福著。
  當天下午5點35分,距離抵達終點站沈陽還有不到十分鐘,乘客開始起身整理行李,等不及的已經候在車門口。
  “哪邊開車門?”朱文凱對著鄰座問了句後又轉向問列車員。
  問他為什麼如此急迫,他笑眯了眼,“老人正熱著菜,等著回家一起吃晚飯呢。”
  而在T72次列車裡的王緒光,最想見到他16個月大的女兒。“我去年來上海打工時她才出生,還沒好好看清楚長啥樣兒。現在就盼望著見到家人。”  (原標題:寧可24小時無座到 哈爾濱,也不捨得花3倍錢乘高鐵)
創作者介紹

outlet

tolnuqa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