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報道組
  引子:“1·10”槍響之後
  2009年1月10日,一個暖冬的午後,四川廣漢市鴨子河堤的露天茶鋪里,坐滿了喝茶、“擺條”的人們。茶鋪老闆娘四歲的女兒坐在椅子上玩玩具,旁邊還有一個給人掏耳朵的男子。
  突然,三名年輕人疾步而入。老闆娘剛想問他們喝什麼茶,卻見三人徑直走向一桌客人,走在前面的年輕人掏出一桿槍,朝桌台邊一名毫無防備的男子開了三槍。
  所有人開始四散奔逃。被擊中者的同伴徒手還擊,但緊跟而來的兩人拔出槍來朝他們射擊。據在場的證人事後回憶,槍聲“像炸鞭似的響了好多下”。20秒後,開槍的三個年輕人迅速離開,留下了三具佈滿彈孔的屍體,以及一地的彈殼,現場還有兩人被流彈擊傷。
  這起發生在鬧市區的殺人案當時震驚四川省內外。“一切發生得非常快,就跟香港黑幫片一樣。”5年後,談起這件事情的老闆娘仍然心有餘悸。
  槍響後不多時,當地公安機關迅速趕到現場進行勘察、盤問。鑒於案情重大,四川省公安廳成立專案組,先後抽調200餘名民警加入。不久,專案組相繼在德陽、廣漢、重慶等地成功抓獲直接實施槍擊的犯罪嫌疑人張東華和涉案嫌犯文香灼、曠小坪、袁紹林、孫長兵等人,繳獲4支槍和40發子彈。
  被殺的三人中有一名叫陳富偉,是廣漢有名的“操哥”。經查,死者陳富偉與劉維素有矛盾,兩人在廣漢“勢不兩立”。
  劉維,1969年出生,高中文化,案發時為廣漢市乙源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還曾擔任過2008年北京奧運火炬手,在當地,無論是生意場上還是“操社會”群體中間,劉維均極有影響力。
  經偵查,劉維與此案有重大關聯。儘管案發後即實施追捕,公安部將其列為通緝逃犯,但一直到2013年,劉維都無法歸案。而因劉維未到案,案件無法按期審理,且一拖就是4年多。“1·10”案及其相關係列案件的久偵不決,引起公安部的高度重視。公安部成立專門工作組,將包括此案在內的系列案件設為“1·10”專案,進行跟蹤督辦偵查,並於2013年3月、4月先後指定北京、湖北兩地公安機關“接力”偵辦。隨著偵查的步步深入,一個前所未見的特大涉黑犯罪集團漸漸清晰…… 
  本報報道組
  上篇

  浮出水面
  事實上,案發後劉維逃逸一陣子後即潛回了家鄉,且一直待在廣漢。
  前期秘密偵查發現,劉維遲遲不能到案的原因,是他有個在四川政商兩界都“相當有能量”的哥哥。
  劉漢,劉維二哥,1965年出生,大專文化,時為四川漢龍(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四川省商會副會長,曾任九屆四川省政協委員、十屆及十一屆四川省政協常委。劉漢在政界及商界的人脈關係頗廣,正是因為他憑藉職權關係處處妨礙辦案,才導致劉維案發後5年都無法歸案。
  一個細節是:案發後不久,警方根據掌握的線索傳喚劉維到公安局接受訊問,劉漢以四川省政協常委的身份打電話給省公安廳某領導,說“家裡人等著他吃年飯”,要劉維回家。一個小時後,劉維便被放回。
  公安機關發佈劉維通緝令後,劉漢明知劉維涉案,卻在其藏匿期間兩次前往看望並提供煙、茶葉等生活用品。2011年,劉維向劉漢寫信透露自己需要錢用,劉漢得知後,拿出50萬元通過他人轉交給劉維。而當其兄長劉坤因窩藏劉維也被公安機關追捕而躲藏時,劉漢指使保鏢桓立柱向劉坤匯款200萬元。
  通過前期偵查,專案組發現,劉漢涉嫌包庇窩藏劉維僅是冰山一角,其真實面目駭人聽聞——以劉漢、劉維為首的組織成員涉嫌策劃、參與了從上世紀90年代末以來的多起命案,其中包括1998年綿陽小島項目開發過程中村民熊偉被害案、1998年廣漢街頭周政被害案、1999年綿陽王永成被害案等等;同時,劉漢還涉嫌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謀取巨額利益。
  隨著偵查的深入,專案組逐步摸清了劉漢、劉維涉黑犯罪集團的輪廓及發展軌跡:
  1993年以來,劉漢與劉維、孫某某(另案犯罪嫌疑人)等人通過在四川廣漢、成都和上海、重慶等地開設賭博游戲機廳、經營建材、從事期貨交易等活動,逐步積累經濟實力。自1997年起,劉漢、孫某某在四川綿陽註冊成立漢龍集團,並以漢龍集團及其他經濟實體為依托,伙同劉維先後網羅一批骨幹成員,通過有組織地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或者通過其他手段獲取巨額經濟利益。
  2000年,劉漢將漢龍集團總部遷至成都,進入礦產、電力、證券、股票等行業非法謀取暴利,短短十幾年間資產高達400億元,並繼續以黑惡作支撐,擴張地盤,成為四川成都、德陽、綿陽等地人人皆知、聞名膽寒的“大哥”。同時,用金錢鋪路,向當地政權組織滲透,獲取四川省政協常委等頭銜,織成了一張複雜的社會關係網,建立了一個龐大的組織體系,膨脹成為一個巨大的黑金帝國。
  劉漢披著民營企業合法經營的外衣,戴著省政協常委等光鮮的“紅帽”,卻乾著涉黑組織的勾當,社會影響極大極壞。專案組報公安部研判後,決定對劉漢、劉維及其涉黑犯罪集團的骨幹人員實施抓捕。
  逮捕劉漢
  在專案組的精心部署下,一切行動都進行得悄無聲息。
  2013年3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專案組根據掌握的情況進行布控,在北京首都機場將劉漢抓獲;與此同時,專案組民警秘密進入四川,於3月17日在廣漢當地將毫無心理防備的劉維抓獲。
  隨後,與劉漢劉維涉黑犯罪集團相關聯的人員逐一被列上抓捕名單。專案組周密部署,雷霆出擊,近30名組織成員在一夜之間被抓捕歸案,並被連夜押解到北京接受訊問。隨後,又有數十名涉案人員相繼落網。
  北京市公安局將前期偵辦情況向上彙報後,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研究決定,於4月17日起,將案件移交湖北省公安機關偵辦。
  接到指令後,湖北省公安廳高度重視,迅即成立高規格的“1·10”專案偵查組,指定咸寧市公安局承辦,並從全省抽調精兵強將,成立強大的偵查專班。
  4月25日,湖北赤壁。首批36名由咸寧市公安局派遣的民警集中進駐辦案點,參加專題培訓,為接辦案件作准備。隨後迅速投入實戰。
  4月26日13時,北京西站鐵路公安分局大院內,咸寧市公安局押解專班與北京市公安局完成首批專案對象的交接工作。14時37分,24名特警將8名犯罪嫌疑人押上北京開往廣州的高速列車。當天20時22分,安全到達赤壁北站。21時35分,8名嫌犯分別關押進赤壁市看守所8個不同監室,看守所進入特殊看守工作狀態。
  5月13日,湖北警方首批工作專班赴四川開展偵查取證工作,並連夜與公安部駐四川專案組進行了溝通,就任務清單逐一進行分工:一方面,結案所需的取證工作由湖北警方負責,公安部專案組協調四川警方配合;另一方面,凡與劉漢劉維特大涉黑犯罪集團及前期移交的犯罪嫌疑人無關的線索,全部移交四川警方。
  7月3日,劉漢、劉維等主要組織領導者移交湖北。當天15時37分,由54名特警、18名武警組成的武裝押解行動專班,押解劉漢、劉維等18名犯罪嫌疑人,包乘北京開往廣州的G502次高速列車第六節車廂,於21時23分安全到達咸寧北站。18名嫌犯被分別關押進咸安區看守所和赤壁市看守所。至此,北京專案組已將專案對象分10批次全部移交湖北。
  大案挑戰
  在劉漢劉維移交湖北的同一天,湖北“1·10”專案組在咸寧召開專題會議,決定將工作重點集中到劉漢涉黑犯罪偵辦工作,專案主攻戰役全面展開。
  對於接辦案件的湖北警方來說,“1·10”專案是從未經歷過的大案、要案、難案。專案組介紹,其主要特征表現在四個方面:
  一是涉案對象多。北京、四川警方共移交湖北警方82名犯罪嫌疑人,加上湖北專案組後來抓獲的19人,涉案對象多達101人。
  二是涉及罪名重。其中北京移交的案件達77起,湖北專案組在審訊和取證工作中新發現30起,涉及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敲詐勒索等眾多罪名。偵查證實,20年來,該組織實施殺人、故意傷害、強迫交易、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案件58起,其中刑事案件47起,共造成9人死亡,30餘人受傷。
  三是時間跨度大。多數案件發生時間長,特別是一些命案,長達近20年,大量證據滅失,有的甚至被人為銷毀。
  四是涉及地域廣。涉案地包括四川成都、綿陽、德陽、瀘州、宜賓、內江和北京、雲南、貴州、山東、廣東、香港、澳門等地。“很多人當了一輩子警察,也未必能經歷這樣的案件!”許多專案組民警發自內心感慨。
  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湖北省公安機關勇於擔當,知難而上,知責奮進,敢打必勝,攻堅克難,不辱使命。省公安廳集全省之力,再次擴大辦案力量,在咸寧市公安局抽調110名民警集中辦案的基礎上,從省內各地抽調打黑專家、預審專家、法制業務骨幹、經偵業務骨幹等共計65名充實到專案組,組成241名精兵強將的強大兵團;2013年9月底,湖北省公安廳第三次從全省抽調20名精幹力量參與辦案,公安部又從全國各地抽調5名辦案專家到湖北指導辦案。
  在警力部署上,專案組認真分析每一名參戰幹警的特長優勢、性格特點,把每一顆“棋子”擺佈在最合適的位置,最大限度地激發潛能、形成合力。
  專案組提出,在該案的辦理過程中,要扎實做好證據的收集和固定工作,全力深挖犯罪,全面查清案情,特別是案中案,做到“案不漏人,人不漏罪,罪不漏證”。
  同時專案組亦強調,必須依法辦案,確保程序合法,經得起法律和歷史的檢驗,經得起媒體和律師的監督。為此,專案組從全省公安法制部門抽調4名業務骨幹,與辦案專班平行獨立工作,審視辦案細節,理清證據缺陷,發現辦案瑕疵,並及時糾正解決。“專案組要求我們辦案警員,要以法學家的角色來理解法律精神,以法官的標準來適用法律條文,以律師的角度來挑剔辦案細節。”一位專案組民警說。
  中篇

  取證攻堅
  經周密部署,專案組確立北京、四川、咸寧三個戰場,各條戰線齊頭併進,全面偵辦。其中,移交押解工作以北京為主戰場,偵查取證及追逃工作以四川為主戰場,閱卷、預審和案件統籌工作則以湖北咸寧為主戰場。
  自2013年5月開始,湖北專案組百餘民警奔赴四川,夜以繼日地開展偵查攻堅,又輾轉10餘個省市,行程數十萬公里,詢問600餘人,獲取證人證言1000餘份,調取相關資料1萬餘份。“可以說,犯罪行為涉及到哪個地方,我們就趕到哪個地方取證。”專案組民警介紹。
  在四川取證時,一些證人聽到劉漢劉維名字,仍心有餘悸,不願多說,甚至有抵觸情緒,整個取證工作舉步維艱。負責取證的專案組民警告訴記者,初到四川取證時,人們甚至連劉漢、劉維的名字都不敢直接提,而以“那一家”來替代。
  在綿陽市小島村,2000多村民過去18年中飽受漢龍集團欺壓,村民熊偉被劉漢手下殺害、多名村民被打,村民們積累了厚厚的舉報材料。但當專案組民警前往取證時,迫於劉漢及其手下的勢力,村民敢怒不敢言,紛紛選擇迴避。
  對此,專案組民警李紅俊耐心細緻,反覆上門做工作,用法律、用事實、用真情打消村民顧慮,逐漸打開工作局面,越來越多的村民開始敢於說話,取證工作順利完成。
  如果說打消證人疑慮、讓證人開口是第一關,那麼原始證據過於散亂、或因案發過久而流失造成的取證難,則是專案組民警們面臨的第二道難關。
  比如,經偵取證中,絕大部分是書證,需要從集團各公司、銀行系統和交易所機構中調出,需要調取的書證材料浩如煙海,調取手續又非常複雜。在取證過程中,專案組民警輾轉往返各地、風餐露宿,有的民警甚至三天三夜都吃住在車上。
  為完成經濟犯罪偵查取證工作,湖北警方抽調經偵精英40餘人,輾轉四川、深圳、雲南等地,對漢龍旗下的70餘家公司進行了全面調查,獲取各類證據資料1萬餘份,理清了漢龍集團的全部資產,查清了劉漢集團涉嫌經濟犯罪的全部事實,並依法凍結了劉漢等人的非法資產160餘億元,徹底摧毀了劉漢劉維涉黑犯罪集團的經濟基礎。
  2013年8月3日,全部個案第一輪取證任務完成,專案組理清劉漢劉維涉黑犯罪組織的基本框架。此後,專案組又先後於9月底、11月下旬執行完成第二輪、第三輪補證任務。
  260個日日夜夜,200多人的大兵團作戰,跨越大半個中國的往返奔波,以及涉嫌犯罪集團的深厚背景,原始證據的經久流失,法律要求的絕無瑕疵等等,每一項都在挑戰辦案民警的心理極限、身體極限、能力極限。
  追捕“紅娃”
  在調查取證、固定證據的同時,一場更為激烈的戰鬥打響了。“1·10”專案涉案對象眾多,除前期北京、四川警方抓捕並移交的82名犯罪嫌疑人外,仍有近20名涉案人員在逃。湖北公安機關領命後,迅速組建強大追逃專班赴四川等地,撒開天羅地網。
  這些在逃人員中,兩個人十分關鍵,即肖永紅和繆軍,他們都是小島拆遷命案重要嫌犯,均與劉漢有直接關聯。兩人能否到案,對整個案件的偵辦成敗有著重要影響。
  1997年,劉漢在綿陽成立小島房地產建設開發公司,先後網羅唐先兵、仇德峰、肖永紅、繆軍等多名團夥成員組成“打手隊伍”。在小島項目開發過程中,以劉漢、劉維為首的外來勢力與綿陽本地的社會人員及小島村民發生流血衝突。
  1998年8月13日晚,經肖永紅唆使,唐先兵、仇德峰將曾與小島公司發生糾紛的小島村民熊偉殺害。肖永紅得知情況後,當即向孫某某報告,並分別安排唐先兵、仇德峰到廣漢躲藏,向兩人提供生活費。隨後,孫某某又將此事向劉漢作了彙報,劉漢表示贊許。
  綽號“紅娃子”的肖永紅,時任漢龍集團娛樂公司經理,是劉漢劉維特大涉黑犯罪集團重要成員,先後持有手槍2支、子彈616發。
  肖永紅以狡猾著稱,善於反偵查。湖北追逃專班民警介紹,肖永紅有多部手機,打一個扔一個。
  2013年4月,北京警方實施第一批抓捕行動後,肖永紅就躲了起來,他與妻子、孩子和親屬均斷絕了來往。北京警方13人追逃專班已做了大量工作,未能及時抓獲。湖北公安機關接手追捕肖永紅,註定將十分艱難。“肖永紅是個有錢人,資產已經過億元。”專班民警分析,這個人過慣了好日子,因此不會輕易離開熟悉的地方,即使租房子也要找比較好的小區。而且,據瞭解,他的生活中少不了女人。
  經過幾個月布控,專案組鎖定肖永紅情人張某,並摸到了一些基本情況。2013年7月26日,得知他們將在廣漢農村見面,專案組出動70餘警力,分成10多個小組出擊。張某從住處出來,上了一輛出租車,之後停下,換另外一輛出租車,不停地移動。張某十分警惕,走幾步就要回頭看一看,有時候還裝作系鞋帶,觀察是否有人跟蹤。“我們有個要求,寧可跟丟,不能暴露。”專班民警張偉龍說,最後,張某到了一個實在無法跟蹤的地方,雖然十分可惜,大家也只好放棄,以免打草驚蛇。
  從廣漢農村回來後,肖永紅沒有回住處。通過偵查,專案組基本鎖定成都武侯區一家賓館。7月27日晚,民警在賓館外圍發現肖永紅的表弟高友軍。高友軍在,肖永紅一定也在。專班民警迅速布控,徹夜蹲守。
  7月28日早上9點多,肖永紅和高友軍一前一後走出電梯。“一開始,大家沒有認出肖永紅,他經過時,我們還愣了一下,因為本人和照片差別太大了。”張偉龍回憶,緊接著,高友軍出現了,我們判斷,不能再等了,於是在大廳將兩人抓捕。核實身份,確是肖永紅,當時身上帶有5部手機。
  抓捕過程中,瘦削的肖永紅滿臉驚訝,並央求:“別打我,我有病,我不會反抗的。”
  肖永紅落網,一下子打破了追逃僵局,專案組信心大漲、士氣大振。即便疲憊不堪,即便思家心切,但民警們堅持不下火線。接著,追逃專班以更強的火力,對準下一個重要目標——繆軍。
  繆軍末路
  肖永紅被抓獲後,繆軍成為專案組追逃“一號人物”。
  1999年2月13日晚,小島村民熊偉被害僅半年,在其被殺的同一地點——綿陽凱旋酒廊,社會人員王永成被槍殺。這起凶殺案,正是繆軍直接安排孫華君、唐先兵等人所為。當時,因為王永成與劉漢作對,劉漢授意將其“做掉”。
  抓肖永紅難,抓繆軍更難!
  與肖永紅不一樣,繆軍不跟任何人聯繫。肖永紅過慣了好日子,而繆軍打手出身,小學文化,能過苦日子,什麼場所都獃得住。經分析研判,繆軍唯一可能聯繫的,就是他的妻子。
  繆軍妻子黃某住在德陽一個小區,追逃專班迅速對其布控蹲守。蹲守點在黃家對面一處毛坯房內,只通電,不通水。民警買了一張小桌子,幾個凳子,幾把電扇,就開始了工作。
  蹲守工作異常辛苦。當時,正值德陽最熱的時節,每天都是近40攝氏度的高溫。民警介紹,實在熱得受不了,就只穿條褲衩,用濕毛巾解涼。大家不停地喝水,好幾人都中暑了。
  如此惡劣的環境下,民警們一蹲守就是10多個日夜。空氣中,除了暑熱,還瀰漫著失望的氣息。這麼長的時段里,繆軍妻子基本沒有異常。“大熱的天,她(繆軍妻子)竟然幾天沒換衣服。”一名值班民警無意中說的一句話,引起了大家的註意。經驗豐富的專班民警張偉龍分析,一個女人連自身打扮都忽略了,說明她心裡有事,心思應在繆軍身上,“他們一定有聯繫!”
  2013年8月15日,黃某終於露出了破綻。民警發現,當天,黃某送女兒出門後,回來將車停在了車庫,隨即外出,上了一輛公交車。出門時,她身上的衣服變了。“為什麼沒開車?為什麼悄悄換了衣服?百分之百有事情要辦!”專班迅速出動,一路追蹤到成都,終於發現了繆軍藏身的居民小區。
  8月20日晚間,繆軍現身小區花園,蹲守在此的民警一眼認出,將其當場擒獲。
  隨著肖永紅、繆軍兩個關鍵人物的落網,湖北警方追逃工作呈現出破竹之勢,先後有19名逃犯落網。至此,所有涉案人員全部到案。這標志著,以劉漢劉維為首的涉黑犯罪集團被徹底摧毀。
  一路追逃,一路艱辛。追逃專班完勝之時,打黑專家李仁喜感慨,追逃中有“三個對不起”:為辦案爭執和動怒,搞狠了,對不起戰友;一上案就沒日沒夜,幾個月都回不了家,對不起家人;長期吃泡麵盒飯,連續熬夜作戰,對不起自己的身體。
  鬥智鬥勇
  2013年7月3日,劉漢、劉維等涉黑組織頭目被押解至咸寧,專案預審工作擺上重要議事日程。
  審訊,猶如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其重要程度絲毫不亞於取證和追逃工作。如何突破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如何讓他們真心認罪?考驗著預審專家的勇氣與智慧。“剛到咸寧的一段時間,劉漢非常狂妄,根本沒把我們放在眼裡。”專案組民警介紹,第一次審訊時,劉漢直接對他們說,“我的案子不是你們的事,你們湖北辦不了我這個案子。北京把我沒辦法,才到你們這,我沒什麼事。”
  初期,劉漢的認罪態度很差,對涉黑犯罪、命案都一概否認,並不斷強化,他只是一般的罪行。他還天天指望著關係網能發揮作用,救他出去。
  取證工作基本完畢後,預審專家開始與劉漢正面交鋒。“預審中,我們給他畫了‘三道圈’,從外圍開始,一圈圈收緊,一步步亮劍。”預審專家說。
  第一道圈,指出他身邊人,特別是保鏢的犯罪行為。
  劉漢堅持說,漢龍集團的文化是非常好的,是崇善的,一直要求員工遵紀守法。預審專家回應,你說你崇善,為什麼你身邊的保鏢、親近的人個個都是壞蛋?管家、保鏢都涉嫌命案?桓立柱,之前在部隊是一名很優秀的士兵,為什麼到了你身邊,就淪為了殺人犯?如果你天天教育他們向善,會是這個結果?
  預審專家接著指出,保鏢非法持槍被抓,你出錢擺平,他們犯下命案,你重金疏通關係“撈人”。這都是你從惡、縱容的結果。對此,劉漢無從辯駁,無話可說。
  第二道圈,指出小島暴力問題,進一步撕開防線。對於這個問題,劉漢同樣推脫,稱與己無關,但在警方出示證據後,他逐步交代了打人、堵路、砸車、推圍牆等違法犯罪行為。
  最後是第三道圈,直指其授意殺人,要花1000萬元買史俊泉人頭,幕後指揮殺害王永成等。
  為了徹底打掉劉漢的囂張氣焰,預審專家對劉漢直言:你沒有什麼了不起,你很有錢,但你積累財富的過程,充滿了違法犯罪;你做大了企業,但你不像馬雲那樣的企業家,對經濟發展、老百姓生活有巨大的貢獻;你有政治光環,但豪賭、奢靡,動手打人,甚至授意殺人,人格根本談不上高尚。“從正式交鋒開始,劉漢一步步往後退,由狂妄、進攻,到沮喪、退守,想方設法應對。”預審專家說,在接到起訴書後,劉漢精神幾近崩潰。後來,他幾乎是每天一哭。
  審訊劉維,同樣不容易。
  雖然是親兄弟,劉維與劉漢在性格和行為方式上有很大的差別。“劉維從不狂妄,他是隱形的,甚至比較低調。”預審專家說,最開始建立溝通渠道時,比劉漢好多了,我們問他問題,他都會回答。不過,他很狡猾,問題回答了,但往往答非所問,讓人十分難受。他特別善於混淆概念,比如你說他是哥佬倌,他說那邊誰都是哥佬倌,刻意去淡化。這種情況下,我們就死咬著不放,拿出有力證據予以證明,把他逼到“牆角”,讓他沒有退路。
  劉維和劉漢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欠缺法律觀念,奉行叢林法則,成功、贏了就行,為達目的無所不用其極。
  預審專家介紹,審訊中,他們通過親情感化和說服教育,用法律思維影響他,帶著他認識法律,帶著他進行反思,達到了較好的效果。
  後期,劉維告訴專案組民警,“我沒什麼說的了,這個案子你判我死刑我也認了。”
  下篇

  纍纍罪行
  在北京、湖北、四川警方的通力協作下,經過7個多月的艱苦偵查、取證和審訊,劉漢劉維特大涉黑犯罪集團的犯罪事實全部查清,重要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預審工作取得突破,移送起訴工作准備就緒。
  2013年11月25日,全案移送咸寧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共移送起訴36人;違法犯罪案件68起,包括非組織實施4起。
  1000餘冊、20多萬頁的卷宗,清晰記錄著劉漢劉維特大涉黑犯罪集團20多年來犯下的纍纍罪行——
  1998年8月13日,漢龍集團小島公司員工仇德峰、唐先兵,在綿陽市凱旋酒廊將曾與小島公司發生糾紛的小島村民熊偉殺害。
  1998年8月18日,閔傑、曾建、張偉等人,在廣漢市九江路“嚴記”燒烤店門前,持滑膛槍朝在此宵夜的周政開槍,致其當場死亡。被害人周政早前因瑣事與劉漢、劉維素有積怨。
  1999年2月13日,唐先兵、劉崗、李波、車大勇四人各持一支手槍,在綿陽市凱旋酒廊將王永成射殺。此前,時任漢龍集團總經理的孫某某聽說王永成揚言要炸漢龍集團保齡球館,遂將之告知劉漢。劉漢指使孫某某找人“做掉”王永成。
  2000年初,劉維請梁世齊到其養狗場上班,後劉維懷疑梁世齊買狗時私吞錢財,於是找人教訓他。2000年9月23日,鐘昌華、黃謀等人將梁世齊毆打致死。
  2001年10月,劉漢等人在成都紅頂夜總會娛樂時,與史俊泉發生矛盾。之後,劉漢提出出資1000萬元,讓孫某某找人殺死史俊泉。繆軍、伍建等人購買了車輛等作案工具,並安排人跟蹤史俊泉。後因不斷有人勸和,劉漢等人放棄殺人行動,犯罪中止。
  2002年5月29日,劉漢保鏢仇德峰在成都卡卡都俱樂部喝酒,強拉張翼(女)陪酒,與張的朋友黃偉發生爭執。後仇德峰、桓立柱、王雷、王宏偉等人攜刀槍報複黃偉,打殺中,將無辜群眾尚東泉刺傷致死。
  2003年4月,劉維安排陳力銘在什邡市金橋酒店“看場子”,陳安排鐘昌華具體負責。2004年2月6日,鐘昌華將偷竊客人錢物的“小姐”朱某拘禁。次日,朱某翻窗逃離時墜樓身亡。
  2009年1月10日,袁紹林、張東華、田先偉等人,在廣漢市北海路金湖花園對面,將陳富偉、曾斌、阮孝龍3人當街槍殺。被害人陳富偉與劉漢、劉維素有矛盾。
  1995年9月15日,劉崗等人在廣漢市某歌舞廳因跳舞與張雲剛等人發生糾紛,打鬥中,劉崗持刀將張雲剛刺傷。張雲剛於1995年9月25日醫治無效身亡。
  1998年以來,劉漢、劉維涉黑犯罪集團先後購買、持有槍支共20支,有滑膛槍及各類制式手槍等,其中包括兩支軍用微型衝鋒槍,另有手榴彈3枚、軍用子彈677發、鋼珠彈2163發。
  ……
  二十年來,劉漢劉維特大涉黑犯罪集團用金錢鋪路,草菅人命,大肆斂財,作惡纍纍。專案組民警說:其手段之殘忍,性質之惡劣,後果之嚴重,令人觸目驚心!
  2014年3月31日,劉漢、劉維等36人涉嫌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以及故意殺人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案件,由咸寧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咸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
  法律為受害者伸張正義!
  黑道起底
  經過二十年的邪惡生長,劉漢劉維特大涉黑犯罪集團已形成嚴密的組織結構、龐大的成員隊伍、約定的幫規戒約、雄厚的經濟實力,成為一個危害巨大的典型涉黑犯罪組織。
  從組織特征看,該組織人數眾多,組織者、領導者明確,骨幹成員固定,呈金字塔結構,劉漢是塔尖,他和劉維、孫某某同為該組織的組織、領導者。唐先兵、劉小平、孫華君、繆軍和曠曉燕、陳力銘、曾建軍、文香灼、曠小坪、詹軍等10人為骨幹成員。劉崗、李波、車大勇、仇德峰、肖永紅等20人為一般成員。該組織內部分工明確,劉漢負責決策和指揮整個組織的運轉,孫某某負責執行劉漢指示及漢龍集團日常經營管理,劉小平負責漢龍集團財務管理、通過漢龍集團及其關聯企業聚斂錢財,以商養黑;劉維主要負責領導曾建軍、陳力銘、文香灼等人充當打手或保鏢,為該組織排擠打擊對手,以黑護商。
  從經濟特征看,該組織通過敲詐勒索、壟斷賭博游戲機市場、放高利貸、騙取貸款、非法經營、虛開增值稅發票等犯罪活動大肆斂財,並將非法所得用於購買槍支、彈葯、刀具、車輛等作案工具,資助作案人員逃跑藏匿逃避打擊,為組織成員發放工資獎金、購買住房、毒品,通過行賄騙取政治資本獲得社會地位等。
  從行為特征看,該組織成員在作案過程中手段殘忍、氣焰囂張,先後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等重大刑事案件數十起,致9死30餘傷。
  從非法控制特征看,該組織通過非法持有槍支、暴力打殺在社會上形成威懾。同時,劉漢等人千方百計拉攏腐蝕國家工作人員,尋求保護,攫取暴利,鞏固和擴張其社會影響力,使該組織稱霸於四川成都、德陽、綿陽地區,勢力幾乎遍及整個四川,影響力輻射到北京、雲南、貴州、深圳等地。
  專案組分析,劉漢劉維特大涉黑犯罪集團形成、坐大、成勢的過程,可分為兩個階段,前十年,劉漢帶著劉維打打殺殺,確立其組織“江湖地位”。後十年,劉漢作為組織頭目趨於幕後,從以前豢養打手,出門前呼後擁,變成後來隱秘策劃,遙控指揮,通過親信骨幹實施犯罪。
  “該組織中,劉漢作為領導者,具有絕對權威,無人可以替代。”專案組介紹,為了控制團夥成員,劉漢既用金錢和物質誘惑、拉攏團夥成員,又通過多種方式洗腦,形成了“哥佬倌帶小弟,小弟服從大哥指揮”、“為公司利益要敢打敢沖,出了事公司會負責”等不成文的規約和紀律,從而使該團夥骨幹成員死心踏地聽其指令、為其賣命。
  警鐘長鳴
  一伙打打殺殺的“操哥”,為何能夠坐大成勢,最終成為嚴重危害社會的大毒瘤?
  一個作惡多端、罪行纍纍的涉黑犯罪組織,為何能夠逍遙法外長達二十年?
  一個涉黑組織頭目,為何能獲取四川省政協常委、省優秀企業家等耀眼光環?
  警鐘鳴響,我們需要反省、深思!
  必須堅持打早打小,防止坐大成勢——“任何黑社會犯罪集團都有一個由小到大的演變過程,劉漢、劉維這個組織也有‘小混混時代’,在長達二十年的時間里,它經歷了一個‘滾雪球’的發展過程。”專案組認為,預防黑惡犯罪,一定要堅持打早打小。
  如果在萌芽狀態就將其打掉,國家就會少受損失,人民就會少受傷害。所以,必須始終保持對黑惡勢力的嚴打高壓態勢,露頭就打,往深里打,往狠里打,做到早發現、早打擊、早清除,堅決不能讓其形成氣候,坐大成勢。
  必須堅持綜合治理,鏟除滋生土壤——
  為何四川廣漢、綿陽、成都等地滋生出劉漢劉維特大涉黑犯罪集團?專案組認為,劉漢劉維等人之所以走到這一步,主要是個人的原因,但也有地方法制不健全等社會大環境的影響。
  劉漢實質上是一步步突破了法律底線。預審專家對一件事印象深刻,當年小島開發時,孫某某給劉漢彙報說,小島村民鬧事,找了相關職能部門,都不管用。劉維帶了一幫人,拿著刀槍棍棒過去,村民就跑了。劉漢對此一笑,認為還是這個管用。“有些領域容易滋生黑惡勢力,比如建築、建材、運輸、娛樂業等。這些行業競爭激烈,加上管理不規範,易給黑惡勢力以可乘之機、滋生之地。”專案組民警說。
  專案組認為,從劉漢劉維特大涉黑犯罪集團活躍領域來看,我們必須加強綜合治理,除了政法機關要認真履行職責,還需要聯合工商、稅務、建設、金融等各個執法部門,在各個領域、各個環節共同發揮作用,嚴格執法,壓縮黑惡勢力成長空間,鏟除其滋生土壤。
  必須堅持反腐打黑齊頭併進,嚴打保護網絡——
  劉漢劉維特大涉黑犯罪集團之所以逍遙法外,一個重要原因是少數黨政幹部和國家工作人員充當其“保護傘”。專案組民警介紹,一些執法人員不僅不嚴格公正執法,還想著能在該組織的黑色利益鏈中分一杯羹,無形中助長了黑惡勢力的發展壯大。
  專案組認為,一方面,政法機關要加強隊伍建設,確保隊伍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嚴防幹警被黑惡勢力拉攏腐蝕,淪為其“保護傘”。對於無法輓救的害群之馬,要及時堅決予以清除。另一方面,既要“拍蒼蠅”,更要“打老虎”,堅決懲治腐敗分子,堅決鏟除黑惡勢力的保護網絡。
(編輯:SN086)
創作者介紹

outlet

tolnuqa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