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洋漁業基地--前鎮漁港上學期寫作班同學決定到前鎮漁港採訪,後來意猶未盡又去小港漁港走訪。那天安排船東到船上解說並參觀海洋館,沒時間訪問海洋子民。回來後我又去了幾次漁港,慢慢發覺我愛上了海的味道。 小港漁港採訪見聞一「每一條船就像人一樣,它也有身份證。」高雄酒店打工市小港區漁會的李金獅科長這樣說。「你們看到沒,上面寫著CT4,表示這條船50到100噸,CT6表示200到500噸,我問你們那CT5多少噸?」眾人還沒回頭看,他已經說了。「100到200噸啦!」李科長是位導覽老手,不但節奏捉得準,肢體語言堪稱一流,他蹲下身就拿起地上的魚網,表演如酒店兼職何下網、起網,然後指著船邊橡皮圈問─「這是做什麼用?」看到什麼,他就問我們,又提問又回答,真是用心。李科長的兩位同事既當助手又要隨隊攝影,大家有說有笑。 今天像是戶外教學。 近海漁船 前鎮漁港採訪見聞二「十五歲我就出海了,那時不需要船員證。」李阿伯坐在岸邊回長灘島憶起他的討海生活!「我們是靠雙手、靠技術,不像現在都靠機械,大量捕殺,魚越來越少,再加上養殖魚業興起,常常出海抓不到魚。早期也沒有基本安家費,捕到的魚賣了,大家平分,每次出海就是在拼命,抓不到魚就”海了了”。」聽李阿伯的敘說,應該是傳統的沿海漁撈業,只有吳哥窟船長與幾個海腳組成的船隊。不久又來了位蔡阿伯,他說,古早一個漁港,三、四十隻船,現在幾百隻,跑船時只有日本、韓國和台灣,現在中國船到處如螞蟻這麼多…。「不是台灣人不想做,而是船東要以外勞價錢給,一個外勞月薪250美金,有時仲介還抽一百,台灣人怎麼過生活?無怪帛琉乎!漁工都是外籍船員。」蔡阿伯十七歲開始跑船,去過東南亞各國,每次出海約一年,做的是典型近海漁業。他們倆人退休後,就來前鎮漁港當看顧漁船工人,日薪一千。 外籍漁工 前鎮漁港採訪見聞三穿著黑色的T衫,身旁伴著一隻我從沒看過的狗,遠遠的從那邊走來…。「這隻狗很特當鋪殊ㄡ,叫什麼名字?」我問了主人。「是澳洲野犬,朋友把她帶到南非,叫我把它帶回台灣。」 於是,我們開始了對話。長得帥氣的林志穎,二十歲開始下船,今年四十五歲,現在已是大副。所謂大副就是在甲板上負責指揮船員工作。我請他談談這二十多年來台灣漁業發展變遷,他說,過貸款去抓魚沒限制,你愛抓多少就多少,現在成立各種聯盟,不但區域被限制,魚種限制,每年配額也愈來越少。我追問什麼是「配額」、「如何限制魚種」?請他舉例說明。「譬如我這聯盟配額給台灣2000噸大目仔,以前去的船上百隻,現在台灣自己要限制成十艘,其他的船返台停航一年,借錢要不然油錢都不夠。又如劍旗,今年才兩噸,如鯊魚規定須”全魚利用”鯊魚的鰭與身心需同時同批轉戴與卸運,100 公斤 的肉,才能有20公斤 的魚翅…等等,台灣的船太多了,阿扁做總統,整隻船收購,現在政府收漁船按噸數,一噸兩萬,牌照另算,其它設備,機械當廢鐵,自己賣掉房屋二胎。到目前為止,少了三、四百隻船…>」「三大洋都走過了,有什麼看法?」我問。「唉!以前台灣人走到哪裡,神氣到哪裡,現在都不敢消費。早期一個手錶五、六萬買下去,到南非買些碎鑽送給姑娘,小事一件,現在…走到那裡,限制到那裡…。」遠洋漁船大西洋鮪類保育委員會等票貼待明日清晨拍賣
創作者介紹

outlet

tolnuqa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